死月的二零二零总结
发布于 7 个月前 作者 XadillaX 4573 次浏览 来自 分享

2020 年是全民魔幻的一年。实际上,我的 2020 年也一样,比 2019 魔幻了不知道多少倍。曾很长一段时间活在自我否定中,好在后面解开了。

今年关键字:自我否定

生活

上半年基本上都宅在家中度过。尤其是年初那会儿,在家办公,真的是一天天门都不迈出。每天自己烧饭,一家人其乐融融,还真是怀念这种生活呢。

足迹

疫情原因,今年的足迹并不多。本来 11 月底要去上海躺平设计家做一个分享,最后也因为突发的新增病例取消了。

  • 千岛湖·懒 Outing;
  • 上海·《Visual Studio Code 权威指南》新书发布;
  • 深圳·腾讯 Live 开发者大会(TLC);
  • 大连·私人时间;
  • 苍南·私人时间;
  • 临安大明山·滑雪。

在千岛湖宅了几天,平复了一下自己上半年自我否定的心情,跟 @贯高 @天猪 他们深夜撸串;以及偶遇一家破旧的充满烟味的小酒吧,听驻唱到凌晨。

我甚至都记不得千岛湖那家酒吧的名字,这种感觉真好。

这次的体验让我跟 @芙兰 有了个决定,就是以后每去一个新的城市,都要找一家当地不是那么有名但是有着不错驻唱的酒吧去欣赏,驻唱不需要有多少颜值,唱得也不一定需要多好,比如大连某酒吧有个唱《山丘》破音的小胖子我就很喜欢。

8 月份去上海,在韩骏大佬《Visual Studio Code 权威指南》的新书发布会做了回嘉宾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之前在蚂蚁集团做 Cloud IDE 吧。

深圳那次则是还了上半年应下来的技术分享债,其实我后来就与 IDE 的开发无关了,去做一些自己更感兴趣以及更擅长的一些事,不过还是很感谢腾讯热心的小伙伴们。

去大连找了个没人的小沙滩躺着听海,感受海浪的安详;同样去了感觉很不错的酒吧听歌,就跟之前提到的一样,里面那个小胖子唱《山丘》破音了~~(越过山~啾~)~~。

| | | | |–|--|

在苍南跟大学时候的小伙伴小聚了一天,还认识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茶艺小姐姐,打开了一些新的思路。

最后在大明山摔伤了自己的小尾巴骨,不过最后也算是能在新手村好好滑完了,也算是一种新的体验了。穿着灰色的滑雪鞋,感觉自己是一条鲨鱼辣椒。

其它

今年又入了几个塑料小人,比如说在泡澡的ねずこ。

以及,本就拥挤的家里又多了一堵墙。

琴没怎么学会。疫情后,琴班也荒废了。只学会了一首《全ての人の魂の詩》,现在已经忘差不多了。还好当时会的时候有录下来,不然就可惜了。感觉自己的生活基本上也就是宅、游戏、音乐。

今年生日收到的礼物居然是周董的全专辑黑胶,以及一台 LP60。 Couldn’t be happier!

说到游戏,今年入了好多。不完全列举有对马岛之魂、天穗、Spirit of the North、Human: Fall flat、渡神纪、轩辕剑 7、Hitman 2、十三机兵、最终幻想 VII 重制版、P5S 等等。最终通关的也只有 FFVII 和 Spirit of the North,目前正在赛博空间打工。不过由于本人是手残党,游戏均非本人通关和玩耍,热衷观看 @芙兰 通关,现在已把 Judy 推倒。

最后,虞姬也终于拿到了银 50 的牌牌。2021 年继续努力。

工作

很对不起大家,今年又占用大家的公共资源了。

去年的总结中有过一句话。

但是令我感动的是,小伙伴们都好帮我。每次看到他们这么努力帮我,感觉都有愧。感谢宗羽,感谢陆老师,感谢常老师和五哥。再不争气就真是我自己的问题了。

的确是今年又不争气了,感觉自己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。

今年的工作真的是一场重头戏,感觉是年度魔幻大片。说实话,我已经连着两年绩效不好了。在今年年中的时候,我曾一度认为自己根本不是做程序员的料子,做的东西也得不到认可。就拿非 IDE 的东西来说,我做构建的优化,用上一些缓存的技术,直接被 @苏千 怼得哑口无言:你一直在外围做这些东西有什么用?为什么不去做一个能打败 Webpack 的东西出来?

是啊,我做这些东西又有什么用呢?就跟国内互联网风气一样,换汤不换药,只敢在外围蹭。事实上,排除能力高低不说,我也想做一个构建速度足够快的工具,但是现如今已经浪费了几年的我还承得起做失败所带来的后果吗?如果做失败了,就意味着我又一年浪费了。我不知道上位者们(非贬义词)站在上帝视角看我当前阶段时候的是怎么样一个感受,我感觉我自己都能列举出几个关键字:执念、畏手畏脚。这些都是我自己给我自己加上的枷锁。可能过几年,我再回过头来看当下,的确只是小磕小碰,就如上位者们现在看我的视角一样。然而对于现在的我来说,这些“否定”就是我当下的“全部”。

**这与阶段有关,就像小时候一样,一个玩具就是我的全部。如果玩具坏了,可能我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。**所以,可能几年后我能很轻描淡写地提起今年的事情,但是现在的我还做不到。

我其实就是个程序员,喜欢写代码。然而这两年的歪路让我越来越觉得写代码是个很难的事情,我没法让我的代码为自己、为公司,为整个社会提供价值。

Cloud IDE 是一个非常有想象空间的项目,然而大前端(Cloud IDE的交互)与大后端(容器侧的事情)都非我擅长。我花了半年的时间去改变自己,甚至写了几个月的前端,发现自己真的不行。我只有抱着一个看着并没有什么用的 IDE 网关惴惴不安。

与很多前辈们在交流的时候,他们给了我各种意见。比如四个象限,想做且擅长、想做且不擅长、不想做且擅长、不想做且不擅长的事我都需要能扛起来(可能我的记忆有偏差,可能只需要扛两三个象限),我要往这个方向发展;再比如换个赛道,做自己擅长的事,但可能那样成不了更好的自己。

不过最终我选择了后者,我只想好好写代码,想要自己的代码能服务于大众。不擅长的事为什么不交给更专业的人来做呢?如果公司不需要我,炒了我就好了,强迫自己只能变成长处无法发挥,短处不如别人,结果就是我现在这样的下场。

这都是个人的选择,无关方法的好坏。

在那段时间,在所有人都否定我,我也在自我否定的时候,感谢 @芙兰 一直认为我是最棒的,有她陪在身边真好。除此之外,也非常感谢 @苏千 和 @玉伯 都不嫌我烦地在几个小时聊天中给予了我很多建议。有一段 @玉伯 的人才观和团队观让我醍醐灌顶。

除了家人外,最感谢的还是 @舒文 老师了。他主动找的我,没否定我的偏科,甚至觉得公司是应该要有我这类奇葩的一席之地。并为我建议了可能更适合我的团队,也就是我现在所处的团队,淘系的 Node 架构团队。当时其实我真的萌生了离职的念头,最后是被他的真挚所打动,无论我离不离职,来不来我当下的团队,其实都与他无关的。

为什么说它适合我呢?因为我在之前团队一无是处的那些能力和技术,恰好是这个团队核心的竞争力之一。

虽然来的时间不久,但至少我已经可以优化 Alinode 的源码,将一些正式 Serverless 函数项目的启动时间提升将近 120%;也实现了一个启动时间为微秒级的 JavaScript Runtime;函数的部署密度也可以进一步提高。而且身边的同事在该领域也个个勇猛。也许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算是勉强可以跟苏千当时说的“为什么不去做一个更快的构建工具”相提并论了吧,其实我是可以的。

现在回过头去看,也许我前两年真的是进错行,而不是自己太菜鸡了。前两天刚看了《心灵奇旅》,感觉自己上半年跟下半年的自己就分别是那些在 the Zone 中的灰色灵魂和彩色灵魂。放下执念,会轻松很多。多留一些时间给自己的生活与家人,迷失自我不值得。

技术 & 社区

值得高兴的是,今年的代码写得比去年多多了。我真的是热爱写代码!

翻译书籍

《Modern Vim》终于出版,薄薄的一本。算是我在书籍翻译的一次初试水吧,感谢博文视点的 @皎子 愿意给这本书一个机会,才让它有机会与大家见面。

至于《How JavaScript Works》这本书,道格拉斯的文风真的是清奇。怎么说呢,这是一本骂骂咧咧的书,但是让人看着莫名地爽。要翻出这种神韵还真的有些难,比如:

强烈建议你不要简单粗暴地复制粘贴那些你并不理解的代码。虽然我们经常戏称自己是“复制粘贴工程师”,但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很不可取的。这虽然比不上你看都不看一眼就去安装一个你不清楚的软件这么蠢,但也实在算不上是一种明智之举。在当前国际的安全技术水平下,最好的安全过滤器是你的大脑,请务必善用。


我之前尽可能地在本书中避免提到大多数 JavaScript 中的糟粕,但是在本章中我却要把这些丑陋怪物的内裤都扯下来,一丝不挂。我将列举一些在《卧槽》以及同类演讲中出现的问题,并向你展示它们是如何工作的。这个事情可能并不会让你觉得有趣,甚至你可能会感觉有些被冒犯了。


如果其中一个 include 包中包含流氓内容(现实中是会有这种情况的),在 my_little_get_inclusion 函数下它也闹腾不出什么浪花来,但如果我们直接从 fs 对其进行访问,则可能会有严重后果。


科学越进步,人类离坟墓越近。


上文均出自我的《How JavaScript Works》译稿的初稿。

知乎

并不想过多赘述了。看前文的知乎链接吧。

参会

今年就参加了两场。一场是讲师,一场是嘉宾。每年来几次,不来几次的话很可能会故步自封的。大家对 Cloud IDE 有兴趣的话,可以看看我的演讲视频。不过我现在不做这个了,我在做一些更让自己眼睛放光的事情。

今年参会的时候与 @Hax 贺老聊了挺久的,也交换了不少的信息,收获良多。虽然他们的立场很不一样,但我感觉贺老的语言风格可能跟道格拉斯的写书风格还真有点像。(贺老别打我,若被冒犯了我就删掉)

二〇一九的 Checklist

  • 去欧美国家玩一次;
  • 带父母们去玩一次;
  • 《How JavaScript Works》翻译完成并出版;(完成了一半,还未出版)
  • 调整好状态,不能再像今年一样颓下去了;
  • 学习一门新技术。

对于学习技术这一块,并不追新了。我权当深入以前并没那么深入的技术就算完成了这个 Check point 吧。

但是状态这个,今年真不行,比去年还颓废。

第一二两点,受疫情影响,也没办法。唉。

展望二〇二一

不写 Checklist 了,反正写了明年也完不成,何必让自己心烦呢。一家人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就好了。

Ask me anything: https://github.com/xadillax/ama

13 回复

逝者如斯夫,死月大佬加油吧(ง •̀_•́)ง

换一个没有上位者的公司。

这年我也切换赛道了,有新的迷茫……

还是工具思想。。。

这是个人的凡尔赛吗,比我们好

为何非要去做编码工作,抓住自己的专长,做布道,做分享,做猎头。全文看死月最看重的还是在阿里的朋友们,被PUA都在所不惜。

回到顶部